一半死人

人终归是感情动物。

已弃置

新lof 午言

【全职/叶黄】桃榴各半(上)

PARO:刀剑神域x全职
账号拟人→君流


前:刀剑神域SAO背景设定前提,配合百度/记忆库食用。


01

2020年12月3日,第30层,埋骨之地。

"喂,小剑客,和我们组个队呗?"


在迷宫区前,一个27集的剑客刚从迷宫里逃出来,连滚带摔最后狼狈地在一个稍向下凹的小坑里杀住车,他还未来得及爬起来,前方突然被一片阴影罩着,紧接着略带笑意的声音从上头传来。


"……你叫我?"27级的剑客撑起身寻着声音的目光抬头看,临近正午的烈日阳光照得他眯起眼睛,背光的角度看不清男人的面容,"你谁阿?不要随随便便在别人的名字前加小字好吗?别看我长得年轻我已经24岁了你知道不知道?"

"喔,你叫什么?"

来人漫不经心地应了他一句,剑客趁着这一会儿已经迅速地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颇有些为刚刚狼狈的一幕尴尬而揩了揩鼻尖。

"阿我看看,流木?27级?"

"27级怎么了……你不也才31级嘛?"

被叫到名字的人下意识回了个嘴,这才开始打量起眼前的人,没有印象的面孔,一身……奇异的混搭装扮,名字是………………君莫笑,君莫笑?

君莫笑!

看到名字的刹那流木已经往后退了一步,湖蓝的眼睛微微睁大。

"…………我去你就是那个君莫笑阿?"
"是阿怎么了,听过哥大名了?"君莫笑嘴角一挑,右手已经伸到了流木的头顶,擦着他有些凌乱的茶金色发梢水平移动到自己面前,"你看你,等级比我低个子比我矮年龄比我小,不是小剑客是什么?"
"………………"流木张了张嘴,居然无言以对。


君莫笑,早在第一层就被传出的封弊者,创立了兴欣公会以后就一直奋战在最前线。
民间流传是一个极其没有下限的家伙,流木第二次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瞥了一眼那张欠扁的脸。

"我说,你一开始不是要拉他进组的吗……"

这时候君莫笑背后站着的几个人里面走上来一个橙发姑娘,一脸无奈地打断了他们离题十万里的对话。

"喔,你就是风梳烟沐吧,和传言一样嘛,挺漂亮的——"

流木张口就来了一串话,风梳烟沐立刻打断了他,"我们今天准备去刷这里的最终BOSS,但是队伍临时缺了一个人,我们看你只有一个人,要不要加入我们?稀有物品随机分配。"

说着,风梳烟沐已经像流木发起了组队请求。

流木看着她说完话,又转头看了眼君莫笑,后者的表情一脸玩味。
他提了口气,"不好意思,我是SOLO PLAYER。"

"——我靠你谁?别乱按啊!"

他话音还没落,蹭地从侧面冒出一个高个,出手极快,已经帮他在弹出框里点了确认。

"不就组个队嘛,你怎么这么磨叽,天蝎座的吧?"

"……哈?我是狮子座的。"

"喔狮子座的啊,七月——"

"他是包子入侵,"君莫笑一看情况不对,立马制止了包子入侵残害众人的耳朵,"那什么,就临时组个队,你27级单人也不够刷这个BOSS吧,你也不吃亏。"

"……"流木又沉默地看了君莫笑一眼,艰难地开口,"…………我的武器刚刚耐损掉到0了。"

"噗。"君莫笑的笑声来得相当及时。

"……笑什么笑啊!"流木忿忿地瞪他,"还不是快红血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杀人工会的人。"

"那这个给你,你跟我们走?"

〖玩家「君莫笑」向你提出交易〗
〖接收物品栏:「吸血光剑」〗

"卧槽你们运气有点好啊,这个不是里面隐藏掉落的……"

流木说到一半自动闭嘴,「吸血光剑」虽然不是级别很高的武器,但是出处也只有埋骨之地,隐藏掉落,数量也只有一把。而知道这个情报的,无疑是内测时的玩家。
"不愧是我们测封者,知道的就是多。"

…………靠。

流木翻了他一个白眼,点下了确认接收。

君莫笑看他接受了,侧退一个身位,流木才看见一直站在他们后面没说话的姑娘。

"这个是寒烟柔,她和包子入侵都是新玩家,我和烟沐都是封测者。"

君莫笑简单做了介绍后,看流木已经装备上了「吸血光剑」,便用水晶传送进了回廊。


02


还未到BOSS房间,一行人打打停停,主要是君莫笑在教导两个新人,流木看了只是最初皱了下眉头,并没有发声询问。

他从第一层到现在,期间只有一小段时间的公会经历,其余时间一直都是SOLO,也并不是完全独来独往,镇上的店铺老板很多都保持着密切联系,但是在野外,除了寥寥几次的临时组队,他总是一个人刷怪。

并不是因为想要独享内测经验,咎其原因无非是一旦攸关利益乃至真实的生死,随之而来的便是无尽的猜忌与争夺。
他刚开始也尝试带人组队,甚至有过一次公会经历。但是,毕竟正式开放时和内测又有了许多差异,即使将经验全盘托出,出路之处一次两次无可避免之下难免被人怀疑或是指责。最终只能是不欢而散。

这个人难道不懂的吗?

流木看着君莫笑的背影在前面,眼色稍沉,不过数秒又冲到前面。

"诶诶诶,我说你到底什么职业的?我看你技能变得有点不会对啊?"乘着「切换」的功夫流木噼里啪啦地向君莫笑发问,「吸血光剑」在他手里倒毫不马虎,血红的剑光擦过怪物的漏洞,带出一道道数据血碎片,"你该不会是真的作弊了吧?24职业技能都能用也太赖皮了吧?……不应该阿那其他人怎么不和你一样?"

"……快到BOSS房间了。"
君莫笑无语,怎么就给他捡到一只话唠属性的剑客?

"你别转移话题啊,"流木劈开前面的小怪,不满地嘀咕,"……诶等等,你不会是没转职吧?你玩散人?"

"老大我们到了!"

包子入侵冲在最前面,已经立在了BOSS的房间门前,手伸到门上就准备往前推。

"包子等等,过来说下攻略。"

君莫笑本来已经停下来准备和流木解释,被包子入侵一叫赶紧把人招过来。

五人中流木等级最低,其余四人都上了30级,虽然流木自身能力不逊色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但是数据压制在那,对于这个BOSS判定就稍不足了。

"我说狮子座,你怎么不加油练级呢,要是你有离恨剑的等级就好了。"

包子抱怨,流木愣了一下,"离恨剑?"

没等君莫笑解释,流木反应了一下,又跳起来补道,"……不要叫狮子座!"
"算了,那个出去之后再和你说。"
"……还有散人,不要耍赖。"

君莫笑扶额,努力把话题绕回来,"我们之前来过两次,和内测的时候不同,这个BOSS有突发属性,如果没有爆发就杀,爆发的话很难控制,准备好水晶随时回城。"


03

结果一次便成功破了BOSS,最后一击由流木完成,稀有物品随即掉落到他的物品栏,「暗行者披风」。

"……诶运气真好。"

流木的手指在物品交易处停顿了一下,想到之前的约定,最终还是关闭了物品栏。



〖Congratulations!〗的字样浮现在空中,他们没有马上前往31层,而是先退回了30级的城镇。

"诶你们还要干嘛?"

"卖攻略啊。"

君莫笑理所当然似地和他耸肩。

"……"

BOSS属性,隐藏技能,这些资料都可以卖一笔好价钱,另外对提升公会的知名度也有利无害。

不过是好的知名度还是坏的知名度就不得而知了,看到君莫笑带新人的举动流木还以为他是一个老好人,差点忘了这人贩卖攻略的行为早就臭名远扬。

因为早早就传出封弊者的名头,君莫笑乃至之后的兴欣公会名声一直不佳,奈何他们永远刷新在最前线,攻略永远不愁没有报社买。

"我说……你别乱想我啊。"君莫笑察觉到流木的目光,举起双手一脸无辜,"你看我们只顾练级刷BOSS,不像你们有时间跑狩猎场赚钱,一穷二白不是只能靠这个维持支出嘛。"

……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

攻略出售以后流木又和他们到25层和其余几个工会成员吃了顿庆功宴,好不容易等人闹得尽兴了,君莫笑才带着流木溜出来继续之前未完的话题。


时间已经到了夜晚,他们一直走到野外的一个小高地上,流木啪地就坐下来,"停停停就这里吧走不动了。"

君莫笑靠着身后的树,吊儿郎当地笑,"行,体谅下我们小剑客。"

"说了不要加小,……还有谁是你们的剑客了?"

"这队不还组着嘛。"
君莫笑挑了挑下巴,结果还没几秒流木已经手快地退出了队伍。君莫笑自觉失策,一低头就看见坐在草坪上的小金毛在夜光下得意地朝他笑,眼睛亮亮的,映着几点星光。


"快说,你真要练散人?都什么年代了,你不会不知道散人后期行不通吧?到了七八十层的时候要怎么办?诶其实你是有选择困难症吧所以不知道选哪个职业就干脆不专职了?"

他还没多看几眼,人已经又凑过来,连珠带炮地发问。

"是玩散人,之后的事之后再说,到达七八十层按这个进度怎么也得两年之后了吧。"君莫笑很快从流木的一大串话里剔除废话的部分,并对重点进行了有效答复。

流木明显被他的交流能力一怔,"我说,你还真像我内测的时候遇到的一个人诶。"

"喔?叫什么?"君莫笑双手怀抱着,眉毛一挑,笑容莫名其妙地有点暧昧。

"…………没什么。"

果然不是一个人吧。


"……"君莫笑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要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对了,你不是还想问离恨剑吗?"

"啊?"流木不明显地歪了歪头,"喔喔,那人是谁啊?原来和你们组队的?……不会是死……了?不太像啊,看你们这淡定样,噢难道是奸细?"

流木看似随意地猜测着,君莫笑也不打断他,其实最后得出的结论也已经八九不离十。

"是内测的时候认识的朋友,后来发生了点事情,你要说是奸细,也算吧。"

君莫笑这"发生了点事情"必然底下有太多的曲曲折折,但是两个人不过是第一天见面,特别是处在现在ASO这样生死不再可以重来的紧绷环境,点到为止是这半年多来所累积下的经验之一。

"……你们杀了他?"流木自然选择了另一个问题,他的声音不自觉地放轻了一点。

"咳,你看我们橙名了吗?"

"啊,"流木之前一时心急,被君莫笑一提醒才想起这回事,细细回忆了下嘴角已经翘起一个弧度,"嗯是没有。"

"……你开心啥?"

"……还不是担心你们万一杀了我灭口!"

"要杀早杀了还白让你蹭一顿饭?"

"靠!"流木叫着跳起来去掐君莫笑脖子。

"谋杀啊……哥刚打完BOSS没补血你一掐我血条就归0了。"

君莫笑看着流木扑过来赶紧闪边,嘴里还放着烟雾弹,倒是流木真的就停下来,"你不是吧玩命也没你这么玩的,这里可是野外啊一不小心扣点血就……"

流木说着说着发现哪里不对,他瞧了眼君莫笑的血槽,嗯,满得不亦乐乎。

"哈哈哈哈……"君莫笑扶着树笑他,"自动回复没刷回来,刚吃个饭也回来了啊。你真是封测者啊,「吸血光剑」不会是你瞎听来得吧?"

"靠靠靠靠!"

流木又被摆了一道,这下真的上前去掐他,君莫笑就开始不顾脸面地讨饶。
流木当然不会真拿他怎么样,闹腾了一会就又坐回草坪上。

两个人静了会,流木已经趴在草坪上撑着脑袋看他,"……那个,我还是把「暗行者披风」还给你们吧。"

"……你干嘛,不是说好了落给谁就归谁吗?"


"诶我知道,就是……"

"而且你要是不好意思还是先把「吸血光剑」还来吧。"

结果一秒钟以后流木的那点不好意思就被伤害光了。

"我去谁要你们那把破剑啊……"

于是流木又一次和躲瘟疫一样迅速地把「吸血光剑」拖到了交易栏。

"至于「夜行者披风」,我记得是有剑系属性加成吧,我们公会没有剑系职业的,你还是留着吧。"

"……噢。"

这回流木老老实实地应了,没再回他剑系职业现在没有以后会有啊或者大不了拿去卖钱你们不是缺钱吗。

"你要是还是不好意思下次我们人手不够的时候记得再来帮我们好了。"

…………
不,我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


"好啦,哥要回去了,明天就要去31层了,27级的小剑客再练一段再来吧。"

"小你妹!再见!不送!"

再等君莫笑走出了几十来米,身后突然传来小剑客的喊声,"喂——!"

君莫笑脚步一停,转头回去看他,"这还没分开呢,就舍不得啦?"

"……不要脸!看消息看消息!"

君莫笑闻声低头,空气中跳出一个半透明的对话框。

〖流木请求加你为好友〗
〖接收/拒绝〗

"呵。"
"……靠别以为我听不到!你刚刚是笑了吧!笑什么!"

小剑客的听力技能练得很高嘛。

〖接受〗

君莫笑抬头,不意外地看到远处的小剑客露出的耳尖泛着不明显的红。

他改为无声地朝流木笑。

然后他发现那双耳朵又更红了一点。

视力技能熟练度也很高啊。


TBC


SAO最后被我弃了,当男主牵起第六个妹子的手的时候……。
所以如果有BUG都是男主的错(……)

【全职/叶黄】桃花十里不如你(章一)

江湖架空,人物精简。
叶黄→君流/叶夜。


一叶之秋与嘉世决裂,生死未卜。

驿站的快报传到蓝溪阁的时候,夜雨声烦正在擦拭着他的冰雨,一旁流木絮叨叨着中午的烧鸡太焦了但是味道还不错,探子到了大厅,索克萨尔外出还未回,于是三两下把情况同副盟主说了。

就那么一瞬间,明明是在炎热的午后,流木的话还在嘴边,他猛地看到夜雨声烦手上的冰雨闪过一道冷光,蓝色的光影覆在那把名剑上,只再一眨眼,又恢复了原样。

"……呃,是那个一叶之秋?"
流木揩揩鼻子,有些不确定地发问。他才十七岁,还未下过山,外面的事都是听大家平日里说的。他也没见过一叶之秋,据说几年前一叶之秋来蓝溪阁来得频繁,他那时在后山日日夜夜修炼因此一面也未曾见过。
但也多多少少知道,战神一叶之秋,那个缔造了嘉王朝的男人,武林大会上连续三年夺魁,战无不胜的神话传遍了整个荣耀大陆。


"你下去吧,我会传达给盟主。"

来的探子还未来得及答话,夜雨声烦已经冷冷地开口。

"是。"

探子抹抹头上的汗,乘夜雨声烦收剑的功夫朝流木抱歉地笑笑,赶忙退了下去。


"诶诶,阿夜,你和一叶之秋熟吗?"

流木对夜雨声烦倒一点也不怕,他转而蹭到夜雨声烦旁边,笑嘻嘻地向对方发问。

"算是吧。"

夜雨声烦摸了摸他手边的冰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真的很厉害吗?"

流木继续问道,一双湖蓝的眼睛亮晶晶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兴奋。

夜雨声烦看着流木激动的样子一时愣了神,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仅仅听到斗神一叶之秋的名号,就兴冲冲地追着人家比试。

"阿——夜?"

似乎对他的走神有几分不满,流木的嘴巴轻轻地嘟起来,拖长了调子喊着他的名字凑到他面前来。

"……阿,最强?"

"难道阿夜打不过他吗?!"

流木惊奇地叫出声。夜雨声烦是武林第一剑客,流木跟他相处了这么久,听到过他评价别人"很强",看到过他和强劲的对手战平亦或是输赢交错,但是他从未听到过夜雨声烦用到"最"这个字眼。

"赢过那么几次吧。"

"嘁!我就说嘛,什么战神,我还是觉得阿夜厉害!"


听到他这么说,夜雨声烦的眼色暗了暗,流木开始与外界有往来的时候,一叶之秋已经不再参与武林之事,而蓝溪阁?更是好久不来了。

难怪他会这么想。
那却邪一往直前的烈气,只要感受过一次,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忘坏。

赢过几次?那是因为输过上百次阿。
带着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苦笑,夜雨声烦提起冰雨的剑柄,用银鞘敲了敲流木的脑袋,"这么多话,今天的练习做完了?"

"呜哇,阿夜好凶,我就去啦。"



另一边,如此轰动的消息很快不胫而走,各个门派似乎都嗅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息。

很显然,没有了一叶之秋的嘉王朝,不过是一副空皮囊,如何能再在五大门派立足?




*先不解释了。

Some fragmemts-Speaking out.

Upon Origin.
Bug可能有._.
有些矫情.

-Speaking out 告白

那是一个夏蝉啾啁的夏日午后。

第七届联赛之后的夏休时,蓝雨一行人来H市旅游。那时候叶修还叫叶秋,叶秋也还是嘉世的队长。

蓝雨到的第二天黄少天就顶着大太阳从旅馆哼哧哼哧地跑来嘉世,一口一个叶秋来PK溜进了嘉世的招待厅。

那时候决赛再次无缘冠军,叶修也明显感到了队伍的力不从心,他把所有的可能在心里轮番想过,没多说什么。嘉世的其他人都各自旅游或者回家,苏沐橙更是蹭到楚云秀家小住。嘉世就剩他一个职业选手和其他的一些无处去的备选队员。

反正也闲得无事。叶修破天荒地陪黄少天硬是PK了一下午。直到夜雨声烦的主人和角色一瘫倒在地,只是前者瘫在桌子上,叶修刚想嘲讽他两句,才发现黄少天已经半睡半醒快要去见周公了。

大概是坐飞机过来又没休息好吧?

叶修这么想着,也没打算叫醒他。他看着屏幕里一立一躺的两个角色,不知怎么想起了最初最初荣耀的快乐。

那样的初衷明明一直没有变过,现在却莫名添了一份负担。

叶修吐了一口烟圈,眼前立马朦朦胧胧起来。一叶知秋和夜雨声烦都变得模糊不清。

紧接着他听见身边的人的梦呓,从耳边和耳机里传来,后者要更晚一点点。


“……叶秋嗯……我也喜欢你。”


和平时一样清晰的咬字,却不像往常那样尾音尖锐,反倒是糯糯的一字一字。



叶修一愣。叶修拿开嘴里的烟,烟气随着他的动作消散开来,黄少天的脸也跟着清晰起来。


哪来的自信阿,我弟弟连你是谁都不懂呢。

他在心里嘲笑了一下梦里的黄少天,嘴角的笑意却忽然怎么也收不住。


fin.